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

南通主城区老旧小区探路长效管理

2021年08月24日 10:23:04 来源: 南通市委宣传部

    “看到业主群里招募志愿者,我们赶紧报名,自家小区,责无旁贷。”

    20日,在崇川城东街道北郭东村南区卡口,志愿者戴臣民和伙伴们忙着为进出人员测体温、查“二码”。

    戴臣民说,因为报名人数多,大家还特地做了排班,提前发到业主群,“现在小区全天有人值守。”

    环境干净整洁,各项防疫工作有条不紊,很难想象,这是一个无物管小区。

    由于诸多原因,主城区有不少无物管老旧小区,从“类物业”党建引领到红色业委会+物业,崇川区街道社区各出妙招,破题老旧小区的长效管理。

    自治自管,“我的小区我作主”

    绿化破坏、杂物乱堆、杂草丛生……老旧小区,由于缺乏有效管理,曾一度与“脏乱差”画上了等号。

    建于2000年的北郭东村南区曾经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物业撤出后,小区的杂草长得有1米高。”谈起当年的情形,北郭东村南区的“邻里党支部”书记王瑞华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从工作岗位退休了,但共产党员的责任不能退休。”2018年,王瑞华在社区党委支持下,倡导组建小区志愿者服务队,开启了小区自治自管模式。

    “把自己从垃圾堆里解放出来!”居民们自发采买工具,开展环境清理;基础设施破旧,业主们自筹资金重新做了围墙大门、安装自动门禁、增设车闸系统,设置快递柜……

    清理打造一个整洁的小区容易,如何让小区管理常态化?

    “让大家都参与到小区的微治理中来,才能把小区建设好。”北郭社区党委书记沈悦说。

    北郭社区党委因势利导,在北郭东村南区成立党支部,王瑞华众望所归成为书记。以“小区党支部—楼道党小组—党员中心户”为党组织架构,小区党群志愿服务队构建了“类物业”的自治模式。

    曾经的脏乱差小区,通过业主自我管理,实现了华丽蜕变,沿河打造的180米花墙景观带,还成了“网红打卡地”。

    业主当家,挑选物业公司“管家”

    “小区的物业公司是我们自己选的,干不好就换。”

    崇川区新城桥街道八厂社区内,易家桥新村209-216幢共有226户居民,小区业委会主任叶桂芳是公认的热心人。

    2000年小区建成时,开发商也引入了配套物业,但居民对物业管理不认可,不少人拒缴物业费。2008年,难以为继的物业公司撤走,小区面临无人管理的窘境,绿化肆意被毁、卫生不堪入目,成为远近闻名的“菜园子”。

    2016年,崇川区启动老旧小区“1.0版”改造,小区划定停车位,对绿化进行了改造。借此契机,八厂社区党委引导小区居民建立业主委员会。

    新一届的业委会吸纳了不少小区里的能人,有律师、企业家。退休前曾在一家大型企业做过后勤管理的党员叶桂芳,被推举为业委会主任。

    业委会成立后,先后收回小区店面房、幼儿园等公共物业的所有权。与此同时,通过征求业主意见,再详细测算、邀请物价局进行评估,明确小区停车位实行收费管理。

    手中有了钱,业委会开始选聘物业公司。

    “业主委员会为小区服务,不拿一分钱,说话办事就有权威性。”叶桂芳说,避免利益牵扯,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可以发挥1+1>2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社区的力量有限,小区治理通过党建引领,聚焦红色业委会建设,可以激发社区群众的主观能动性。”八厂社区党委书记陆龑介绍,社区探索“邻里红5+”基层治理模式,整合资源,建立了为民服务资金项目、微治理志愿服务、小区重大改造监督、温度·邻里间计划、业主满意度评价的“五项参与机制”,“为小区管理提供坚强后盾。”

    业委会当家、物业公司管家,如今的小区道路整洁、停车有序,旧貌换新颜。

    探索创新,打造“3+x”模式

    小区自治其实是个社会管理的大话题,具体到每个小区,各方都要努力。

    在崇川区,现场探访实现良性管理的老旧小区,发现它们有一些共同点:社区党委发挥关键引导作用、业主有主人翁意识,业委会成员有一颗公益心和奉献精神……

    “目前286个老旧小区中,有50个实行专业化物业管理,186个由社区代管,26个由业主自治,还有24个仍在探索中。”

    崇川区住建局物管科科长朱卫国介绍,老旧小区管理,最头疼的是物业费的收缴。“没有持续的经费,长效管理难以保障,单靠政府显然不行。”

    据了解,目前老旧小区的物业费,一般是每月每平方米两三毛,即使这样,平均收缴率也只有30%左右。对于社区托底的小区,则是每户每年收取36元,用于一周一次的基本保洁,保洁频次低、覆盖面小。

    能够实现成功管理的老旧小区,首先在资金这一块得到了有效解决。

    北郭东村南区依靠广告栏、快递箱、车库等收取费用,与此同时,北郭东村社区党委围绕“类物业”党建项目,利用党建为民服务资金,为小区解决硬件设施的维修和更替等费用。除去日常开销,小区每年还有结余。

    新城桥街道八厂社区易家桥新村209-216幢小区,通过停车费、资产房、店面房等费用,不仅实现了物业代管,年底还能给每户居民发放粮油物资。与之相似,崇川区濠景园社区天翔公寓、城南新村社区城南绿苑,都靠业委会自治实现了小区良性管理。

    “小区管理是基层治理的延伸。很多小区都缺少一个牵头人、一个核心,要有强大的包容心、能力和心理素质,才能把一盘散沙捏起来,把人心聚起来。”崇川区住建局副局长王兵表示,“业委会自治”难于起步。

    如何建立完善党委领导、政府负责、社会协同、公众参与、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,是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亟待探索的课题。

    一个好消息是,为解决老旧小区管理问题,今年南通市将创新服务模式,在社区层面试点打造“物业服务社”,探索由专业物业向社区治理转变的“半物业化”。在降低部分交费的同时,打造“3+x”模式,汇集街道社区、业委会、物业各方力量,实现资源共享。同时下沉政府力量,以奖代拨完成过渡起步,向长效管理探索迈进。(苗蓓 江姝颖)

 

[编辑: 许任芳 ]
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31127789223